<var id="tl3lh"></var>
<cite id="tl3lh"></cite>
<var id="tl3lh"><video id="tl3lh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cite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tl3lh"></cite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cite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tl3lh"><noframes id="tl3lh"><var id="tl3lh"></var><cite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menuitem id="tl3lh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<var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menuitem id="tl3lh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menuitem id="tl3lh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menuitem id="tl3lh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<var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var id="tl3lh"></var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tl3lh"><span id="tl3lh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tl3lh"></var>
<var id="tl3lh"><video id="tl3lh"><menuitem id="tl3lh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
紛飛的蒲公英

韓逸茜 2018-06-03

考試總算過去了,想起那一年幾個星期的考前復習真讓我后怕,不過值得我開心的是:送走恐怖的考試后,我將會迎來美好的周末。

周末,我在暖暖的陽光中醒來,伸伸懶腰,我滿意地笑了笑。天公作美,為我的周末畫上了感嘆哈,我坐在門外的椅子上,梳著頭發。頭發還沒扎好,媽媽的嘮叨已響起:“怎么才梳頭發,一到周末就這么懶,作業也沒有寫。”“作業我寫完了。”聲音輕輕的,仿佛風兒一吹就會將它吹散。“作業寫完了,就去復習。”“可是……已經考完試了呀!”“考完試就不用讀書了嗎?”舌戰過后,我還是敗下陣來。

默默地走回房間,無奈地拿起書本復習,目光掃了幾遍書本,書中內容無聊透頂,我實在沒有興致再去看。放下書,揉揉隱隱發痛的太陽穴,我望上了窗外,在暖暖的陽光下,樹兒伸展著手臂,肩膀上的鳥兒歡樂的歌唱,正是這婉轉清脆的鳥鳴,為這寂靜的山林增添了幾分生氣。

正當我收回目光之際,一個小小的白色身影闖入眼簾,我停下目光想看清楚這是什么東西,可是因為離的太遠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輪廓,這小東西勾起了我的興趣,讓我有種想看清它的沖動。

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,我決定去看看,哪怕會挨罵。走在后山的小路上,鳥兒還在歌唱,只是多了好幾片飛揚的落葉。好不容易才從滿山的綠色中找到那點白色,走近一看,竟是一株蒲公英,這個時候的蒲公英不應該全部變得光禿禿的嗎?為什么還有如此美麗的蒲公英呢?正想思考這個問題時,一陣風吹來,吹亂了我的思緒,我也不想再浪費腦細胞去思考這個問題,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株蒲公英,想看看它在風中是不是會被吹掉。過了一會兒,風兒停了,可蒲公英沒有任何變化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向它猛吹了一口氣,在我的幫助下,蒲公英的種子掙開了母親的懷抱,飛向藍天。

我的思緒也隨著蒲公英飛向了遠方。小時的我最愛媽媽的秀發,黑黑的,滑滑的,還有點淡淡的香味,每天聞著那芳香入睡,是我最幸福的時刻。

記得有一天,媽媽帶我出去玩,我被路邊的蒲公英所吸引,輕輕的摘下幾株,用手擋住迎面吹來的風,怕這調皮的風兒吹散蒲公英,到了媽媽的跟前,興奮的對媽媽說:“媽,看,蒲公英!”媽媽笑著摸摸我的頭,我突然有了一個壞主意,趁媽媽不注意,把蒲公英全部吹散,不少的蒲公英飛向媽媽,媽媽的秀發里藏滿了蒲公英,它們調皮的探出腦袋,讓我覺得它們在說:“你能看到我們嗎?”我被這些小家伙逗笑了,媽媽卻被我弄迷糊了。

我正沉浸在那個快樂的時刻,可這該死的風兒硬是將我從回憶拉回現實,我生氣的嘟囔了幾句。隨后看向了那株蒲公英,它孤零零的站在那兒,從它的背影中,我看到了落寞與憂傷。我突然覺得罪孽深重,就是因為我的那個舉動,讓原本有很多孩子的蒲公英變得孤身一人。

自責之后,我似是明白了什么,原先的問題有了答案,這株蒲公英不正是天下母親的寫照嗎?它遲遲未放飛孩子是因為它舍不得,它緊緊抱著孩子,是因為它還有千言萬語未曾告訴孩子。母愛就是如此——平淡無奇、云淡風輕。問題被解答了,但心情卻沒隨著它變得開心,反而更加沉重。過去看到媽媽秀發里的銀絲,我總是滿不在意,如今想來我有的只是深深的內疚。那根根銀絲都是因為我啊,里面包含的全是媽媽對我深沉的愛??!不能再讓媽媽擔心了,心里有個聲音在說。我重重點點頭,踏上回家的路。

再次看向那株蒲公英,我輕聲道:再見,紛飛的蒲公英!謝謝,紛飛的蒲公英!

克拉玛依| 昌吉| 万宁| 萍乡| 延边| 赤峰| 孝感| 招远| 仁寿| 遵义| 阜阳| 吐鲁番| 蓬莱| 阿里| 鹤岗| 遂宁| 菏泽| 霍邱| 丽江| 临沧| 四平| 建湖| 贺州| 阳泉| 惠州| 定州| 吉林长春| 曹县| 永州| 贵港| 庄河| 衢州| 宁波| 阿勒泰| 抚州| 包头| 潍坊| 凉山| 三河| 牡丹江| 临猗| 甘孜| 乳山| 荆州| 枣庄| 鞍山| 亳州| 眉山| 张北| 桓台| 长兴| 仁寿| 周口| 义乌| 临沧| 桓台| 阿坝| 吉林长春| 台湾台湾| 临海| 锡林郭勒| 诸暨| 姜堰| 安庆| 新余| 东莞| 河北石家庄| 鹤壁| 佛山| 宁德| 安庆| 衡阳| 清远| 厦门| 亳州| 吉林| 广西南宁| 恩施| 那曲| 漳州| 德宏| 舟山| 台湾台湾| 大同| 温州| 昌吉| 舟山| 喀什| 兴安盟| 蚌埠| 铜陵| 温州| 和田| 大同| 新余| 安吉| 改则| 克孜勒苏| 铜仁| 保定| 东台| 曲靖| 阳泉| 南阳| 昭通| 阿拉善盟| 神农架| 山西太原| 吐鲁番| 昆山| 茂名| 枣庄| 阿勒泰| 资阳| 鄂尔多斯| 吴忠| 定西| 玉树| 益阳| 曲靖| 灵宝| 寿光| 宁德| 临夏| 平潭| 萍乡| 枣庄| 武夷山| 大丰| 台南| 广西南宁| 牡丹江| 仁怀| 临沧| 温岭| 潮州| 喀什| 湖州| 建湖| 吐鲁番| 平凉| 景德镇| 漳州| 伊春| 广饶| 盐城| 黑龙江哈尔滨| 定安| 东营| 大兴安岭| 陇南| 瓦房店| 辽宁沈阳| 德州| 武威| 常德| 山南| 吴忠| 乳山| 蓬莱| 大兴安岭| 南通| 厦门| 西藏拉萨| 黄南| 郴州| 昌吉| 福建福州| 济南| 南平| 辽源| 开封| 连云港| 武威| 瑞安| 哈密| 武威| 神农架| 绍兴| 肥城| 商丘| 鹤壁| 诸城| 大理| 邹平| 台州| 河池| 秦皇岛| 霍邱| 广汉| 朔州| 鄂尔多斯| 普洱| 澳门澳门| 湘潭| 海宁| 通化| 泗洪| 楚雄| 韶关| 邯郸| 延边| 赵县| 海拉尔| 朝阳| 余姚| 莒县| 湛江| 白城| 灌云| 陵水| 顺德| 榆林| 单县| 雅安| 黑龙江哈尔滨| 海南| 绥化| 鸡西| 浙江杭州| 扬州| 盐城| 龙岩| 临汾| 六盘水| 博尔塔拉| 佳木斯| 吴忠| 吴忠| 延安| 芜湖| 淄博| 苍南| 三亚| 宁夏银川| 仙桃| 内江| 桂林| 禹州| 大理| 德阳| 绵阳| 信阳| 昭通| 衡水| 乐山| 阿拉善盟| 赵县| 钦州| 玉树| 自贡| 黄石| 神农架| 德清| 莒县| 河南郑州| 昭通| 邳州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聊城| 湛江| 庄河| 厦门| 咸阳| 来宾| 儋州| 改则| 泰安| 玉溪| 酒泉| 铜陵| 孝感| 灵宝| 张掖| 长葛| 文昌| 湘西| 资阳| 泗阳| 项城| 洛阳| 惠东| 白山| 陇南| 新泰| 东莞| 黔南| 西双版纳| 扬中| 咸宁| 西藏拉萨| 莆田| 陵水| 桂林| 宜昌| 宝应县| 湘潭| 巴中| 珠海| 菏泽|